W

如果只是因为恶意的诋毁和猜测就轻易放弃,那就一定不是真的喜欢。

晒一下在cpsp领到的杀破狼无料!!!(和最近丑不拉几的手写orz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领到墨水太太的……
昨晚n刷皮皮放在lof的番外,手抄了一段发现好久不写字像狗爬一样……
又开始n刷杀破狼,之前老是把注意力放在谈恋爱上了,剧情忘了个精光,现在准备一天看一章,慢慢看。
在这里强推一位阿婆主,剪出来音频的真的苏死我了!喵大坑!!随手推荐一个视频好啦→用力戳   我已经循环了将近一个月“顾子熹我喜欢你”(不得不说小甜心真实苏我

“把肝胆剖开,涂在皇城九门之外”麻麻顾子熹是什么绝世大可爱,我能不能女扮男装去玄铁营当兵

喻文州:我可去你妈个大西瓜^_^

【瓶邪‖八一七贺文】吃一次辣火锅

深冬时侯,我们几个凑到一起吃了顿火锅。

地方是苏万订的,在一家小巷子里的火锅店,里面出乎意料的人满为患,热腾腾的白气窜得很高,里面的人都吃的红光满面,个个笑得开怀。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里走,隔着厚厚的玻璃仿佛都能感受到满室的暖意。

一楼都是些普通的食客,挤在一起举杯笑闹着。服务员可能是被提前打过招呼,直接领着我们上了二楼。二楼相较于一楼就冷清了很多,四周都很安静,零零散散的几个食客们都是低声交谈,我们随意找了个地方便落了座。

落了座后我才发现蛮有意思的一点,除了我以外,满满一桌的北方人。苏万这小子提前打好了主意,来之前就点了个变态辣的汤底说要暖和身子,还说福建的冬天湿冷,这火锅正好给我闷油瓶和胖子祛祛寒。很大的一口锅里,现在正咕噜噜的冒泡,温暖热乎的白气一缕缕往上飘,连头顶上的吊灯都在视线里变得模糊起来。

小花拿着单子开始点烫菜,我们原本都坐好了,就见闷油瓶一声不吭突然拉开椅子站起来,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胖子还以为这边口味不太适合,张着嘴正准备说什么,没想到闷油瓶只是走到窗户边把窗户关严实,又重新走回来,看着我们略诧异的夸张表情,好像还有点不解的样子。

就算走了雷城那一遭,我的身体也没能完全好起来,依旧半吊子似的撑着,再加上之前费洛蒙吸食过度,我在冬天的时候尤为怕冷。

闷油瓶选择性的无视黑瞎子在我和闷油瓶之间飘忽的暗示眼神,又侧过身来,伸手帮我把扣子从最后一颗开始,一粒粒的认真扣好才重新回归发呆模式。

这下小花秀秀都停止了点菜,俩人都非常有兴趣的朝我丢眼色,就连小辈们看我们俩的眼神都不对了。

天知道我穿的这身是今年流行的一款风衣,虽然不太厚实,但帅气的一比,简直是最fashion的雨村小王子本王,是我翻了翻衣柜专门穿出来装逼的。上面的一排扣子只是摆设,装好看用的,没几个人会把他们扣起来,闷油瓶也是拿准了我不会自己听话的扣扣子,这才自己亲自动手的。

我尽可能的忽略掉一群吃瓜群众炽热的眼神想,没办法,老年人的一番好意,还是需要理解一下的。

小花非常麻溜的把菜点好,又让秀秀补了几个菜,就把菜单交给服务员了。服务员上菜的速度也很快,不一会推车上就摆满了大碟小碟的新鲜食材。

几个人都站起来,不管逮到什么就往里面下。新鲜的食材咕咚咕咚都被赶下到汤水里,慢慢的起伏着,飘起来又沉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飘起了诱人的香味。我们一大伙人在寒冷的冬日里围在一口火锅前,也不用忌讳着谁,很随意的唠起了家常。如今得九门也没剩下什么,烂摊子都被收拾的差不多,剩下的小辈们也掀不起什么来,现在道上鸡毛蒜皮的事儿跟我们的过往比起来好像也没什么说头,因为缺少了刺激而显得过于平淡了,几个人侃大山吹牛皮,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走神,感觉全身上下都是暖和的。

菜很快就熟了,几个人暂时停下了瞎比比,几个加起来几百岁的大人,跟比赛似的,七八双筷子风卷残云般席卷了漂浮在汤里的食材。

我加了几块鸭血和鳕鱼片放在碗里放凉,闷油瓶这小子手快得很并且丝毫不慌,他的盘子里堆的像小山一样满满当当。

我和闷油瓶是坐在一起的,他把我们俩中间多余的杯子和碟子拿到一边,又把他的盘子放在我们中间,示意我想吃什么直接从盘子里夹,不用跟一群单身狗抢。

于是我顺手夹了两片娃娃菜。娃娃菜被煮的时间稍长,已经吸足了水分,正软趴趴的瘫在盘子里。嫩黄色的娃娃菜沾上了红艳艳的辣汁,在暖黄色灯光的渲染下更显诱人。结果我一口咬下去我就被辣的不行,又因为吃的太快,不小心被里面充足的汤汁给呛住了,咳了好几声。可我在小辈面前还是得端足了架子,只好干扒了几口白米饭去去辣。可惜米饭被汤汁浸入了一些,辛辣的味道继续发酵,丝毫不能缓解我的辣意。

我咽了口口水,还是没用,整个嗓子都是火辣辣的灼烧感,一路叫嚣着好像能烧到胃里。最后我还是不得已的冲一顿猛吃的众人打了个手势,准备起身去拿冰啤,刚走出包厢没几步,身后就有脚步声传来。

我回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闷油瓶嘛。我干脆放慢了脚步,跟他并肩往一楼的冰箱那里走。

周遭的人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热热闹闹的。在深巷里的一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快乐而真实的笑意。我和闷油瓶就穿梭在其中,偶尔还会被挤开,我回头去看他,他的眼底倒映出几盏温暖的灯火,灯火下还有一个我,以及熙攘的众生。他终于不再是张家无喜无悲的神袛,带着长白山亘古不变的寒意,而是沾上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气息。他明明没有笑,面色一如往常一样清冷,我却依旧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

我拉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几瓶冰啤,关好冰箱门转身刚准备离开就被按住了,接着,一个吻就落在我唇侧。

他亲的很迅速,在我的唇边小小的啵唧了一口就离开了,然后稍微退开了一点,以一个壁咚的姿势把我圈在他和冰箱之间,还心情很好似的摸了摸我的头发。趁我还懵着做不出什么反应,直接就抽走了我手里的冰啤,速度极快的把外面还沾着水珠的玻璃瓶换成了铁皮罐子,还是常温的。

我:……???

我最终还是屈服于在哑爸爸的威胁之下,在原地愣了一会后抱着几个铁皮罐子往楼上走。结果闷油瓶随手拉住了一个服务生,随便说了两句才回到楼上。

我刚要坐下来,结果后赶上来闷油瓶直接让我坐到对面那桌去。几个服务生动作麻利的擦了擦桌子,摆好两副碗筷,再把菜单塞进我手里,面带微笑的等我报菜名,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带停顿。

我:???真叫人摸不着脑袋.JPG.

其他吃瓜群众:hello????????

于是我和闷油瓶就坐在他们对面重新点了一个乌鸡菌类的锅底,在其他人的目瞪狗呆下点了一大堆我们俩都挺喜欢吃的菜,在等菜的过程中,我涮了涮碗筷,闷油瓶还帮我们俩倒了点橙汁,还记性很好的把放在小花他们那桌的盘子拿过来,挑了点不容易吸辣汁的给我,再自己解决剩下一部分。

真.哄小孩.神级操作。

这顿饭我们都吃的非常畅快,所有人在走出门后都打了几个大大的嗝,至于是吃撑了还是被狗粮塞饱了,谁知道呢。
END.





小花:你看张起灵!他连酒都不给你喝!管东管西的,他又不是你爸!!这么封建大家长做派吗???
吴邪:我爸不让我喝酒的时候又不会亲我……
小花、秀秀:??????
【吴家扛把子.雨村fashion小王子.收购腊排骨请私聊】已被踢出【老九门单身贵族总裁联盟】
吴邪:????


空气里弥漫着狗粮的味道hhh



♡七夕就是要写甜甜的恋爱呀♡
八一七快乐啦啦啦!!!又一年过去了!!!我还在坑里!!!【骄傲举爪爪】
吴邪我还要爱你一辈子【举喇叭嚎叫!!!!我打鸣!!!

官宣吴邪就宣吧,知道是龙哥所以吓了一跳,但怎么说呢,知道了也算不上很高兴,只能说心情微妙并且极度复杂吧。而且傻逼欢瑞明天还开播盗笔二,我是真的很怕一刷tag里面全部都是三次元演员,这多少都有点蹭热度的意思吧……
以及,不管是重启官宣还是季播剧沙海截几张图就打瓶邪tag不太合适吧??书剧分离了解一下?尤其是重启,这个暂时也没cp吧???况且你不能放一张官宣图片,再瞎比比几句小哥,就能打瓶邪tag吧??

“是不是我的八十岁,注定要为南派三叔掉眼泪。”
三叔!你已经变这样了吗!!!官方车速太快我真的跟不上!!!
p6被编辑过了我以为三叔也意识到了自己太浪!结果!!!他只是改了一下tag而已!!!!
呜呜呜呜“首席等待官!!传染给伴侣!!!没过门!!!”这都是什么神仙回答我TMD螺旋爆哭!!!
p9和p8我哭成狗!!!“只是不甘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给我看三叔回答去!!回坑回坑!!!!!
本瓶邪女孩今天就fong辽!!!立地成佛!!!
(最后一p自己私心,再努把力,吴邪老婆就是我!!

上次还看到有人感叹小哥的cos真是一年比一年少啦,以前可是一个二次元活动走错了路都能看到瓶邪黑花胖的cos。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连我都入坑三年了,我大瓶邪还是榜上有名!!!
泪目啊!!各位太太请继续产粮吧。
一个月后又要过年了!!

Comicup魔都囧猫娘:

#CP22# 本子人气排行大盘点】CP / 圈子 / 新刊 榜单
CP22的人气CP&圈子前十排行中有你喜欢的作品吗?
*榜单排名按CP22本子量统计数据排行。

〓CP-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狗崽
第七名 —— 维勇(并列)
第七名 —— 瑞金(并列)
第七名 —— 酒茨(并列)
第六名 —— 锤基
第五名 —— 瓶邪
第四名 —— 周叶
第三名 —— 安雷
第二名 —— 喻黄
第一名 —— 雷安

〓圈子-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盗墓笔记
第九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八名 —— 剑网3
第七名 —— FATE系列
第六名 —— 阴阳师
第五名 —— 刀剑乱舞
第四名 —— 东方Project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圈子-TOP5〓#新刊榜# 
第五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四名 —— FATE系列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快转发应援你支持的CP或圈子吧!


【周叶】荒度余生 1

G市的雨真是说来就来。

周泽楷从地铁口里出来,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凉丝丝的。

他租住的地方很偏僻,东绕西绕进了破败的小巷子。脚下的路因为年月太久而坑坑洼洼,一不小心就会溅起浑浊的水花。

时代更迭的太快,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年轻人。只有年老的妇人和稚童蜗居在这座城市被遗弃的一隅,日复一日重复着单调的生活。



周泽楷站在老旧的单元门前,从兜里掏出一把生了锈的钥匙,深吸一口气“吧嗒”一声打开了门,心里还一边想着今晚要吃什么口味的泡面,香菇炖鸡还是红烧牛肉?再去打个溏心鸡蛋算是加餐?他站在门关用脚去扒拉那双总是不见踪影的拖鞋,没找到。他抬头茫然的看了一圈,正准备去卧室里看看时才发现靠内的小厨房里,灯居然是亮着的。

小厨房里的灯还是好几年前的旧灯泡,房东懒得更换,时暗时亮的,里面还有小虫子的残骸,外面的罩子已经被熏得发黄发黑,照东西都不大清晰,却是很柔软的暖黄色。

周泽楷慢慢走过去,就看见大半年没见的叶修侧对着他手脚麻利的用开水烫洗竹筷,知道他回来了,也没回头,嘴角还带着一抹笑调戏他:“帅哥回来啦?”

而热气腾腾的锅里,是再普通不过的青菜面,里面零零散散的有几根肉丝,酱油似乎还放的有点多。点点油花漂浮在表面,亮堂堂的。

他原本不觉得饿,现在却不知怎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叶修回头好笑的望着他,冲他晃了晃筷子,“饿了就快点来吃。我刚去翻了冰箱,怎么什么都没有,这一年你越来越向哥靠拢了啊,是不是尽吃没营养的泡面。”





周泽楷一把拽住了叶修的手腕,也不说话,叶修也就任由他捉着耐心的等。片刻后,周泽楷才问道:“……怎么突然来了?”他的声音微微发紧发涩,像是时年已久的琴弦。

叶修冲他眨了下眼睛,说:“公司好不容易把事儿都在节前了结,我想了下也没什么事要忙不就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我来?”

周泽楷松了手上的劲,连忙摇了摇头,还怕不够似的添了句没有。

叶修帮他拿了毛巾,周泽楷靠着玻璃拉门擦头发。他发质柔软,早上用发胶固定的发型很快就散开,稍长的刘海重新乖顺的搭在额前,倒也不像个毕业了几年的上班族,更像个准备去上大课的乖学生。





叶修看他看的好笑,把筷子往周泽楷手里一塞,眯起眼冲他笑笑,又跟他唠嗑:“我记着有一首老歌怎么唱的来着?……漂洋过海来看你?事儿忙完后我可是定了最早的票呢,他们都起哄说哥是不是去看媳妇了?也好,下次把你介绍给……”

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唇,叶修剩下没说完的话就在唇齿消散了。

其实也不用多说,他们俩都能懂。





黏糊糊的亲完后两人拿了筷子,因为懒得洗碗,于是一左一右站在锅边呲溜呲溜吸面条。青菜吸饱了水,软塌塌的草草嚼几口就吞进肚里。铺在面条上两只鸡蛋都是溏心的,半液体的蛋黄软烫,蛋白嫩滑,边缘处煎的金黄脆口,像一枚圆圆的小太阳。肉丝放的不多,随便切了点放进去算是点缀,两个幼稚鬼还塞来塞去非要喂到对方嘴里。只有酱油确实放的多了些,但由于面条煮的时间稍长,竟让人尝出几点咸香来。




把家里简单收拾一通后,周泽楷从柜子里找出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另一床棉被。叶修凑过来看了一下,又嫌弃的让周泽楷收起来,被子常年放置在阴暗的角落里,已经发潮了,摸起来也黏糊糊的,被水汽无情的腐蚀。

于是他们俩只能挤在一张被子里,两个成年男人胳膊挨着胳膊腿挨着腿,老旧的空调发出不低的噪声,在耳边嚣张的盘旋着。叶修订的是最早的火车票,一路奔波过来实在是给累着了,他整个人像只小鹌鹑似的缩在被子里,周泽楷伸手替他把身边的被子压紧实防止漏风。

老旧的单元楼功能是真不好。半夜停了电,两个人都醒了睡不着了,说了会话就开始闹。






分别将近一年,隔着大半个中国的距离,似乎什么通讯工具都不再起效,恋人的声音从遥远的电话那头传来,似乎都失去了它原本的质感,变得干巴苦涩,音质模糊而不真实。每分每秒,他们着实真切的思念着属于对方的一切。

周泽楷把手从叶修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摸了摸叶修的小肚子,半晌后才沉声道:“瘦了。”

叶修捏了捏周泽楷的脸,冲他安抚的笑笑:“忙完这一阵就好了。”






周泽楷心里发狠,他是真的难过。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把叶修按在怀里一顿亲。分开时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叶修的眼里已经起了一层薄雾,亮晶晶的水光。周泽楷往下滑了些,停在叶修的腰腹侧,几乎是痴迷的看着叶修衣服下摆露出来的一截细白腰肢,形状好看的腰窝里盛着一抹暖光,里面又像是盛着一盏香甜的红酒。他情不自禁的凑上去啄吻了两下,沉重的呼吸喷洒在叶修的腰侧,叶修被他弄得发痒,笑着用手去蹂躏周泽楷额前乖顺的软发,说他是只披着羊毛的小狼崽子。

四点多的时候叶修才沉沉睡着。周泽楷眯了一会就起床关了闹钟,他淘了米煮了粥,打开冰箱随便做了点小菜温着。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临走之前又想起什么似的走进卧室,小心的抚开叶修额前的发丝,小小的亲了一口。叶修没醒,他翻了个身,睡得很香。周泽楷帮他拉了拉被子。





周泽楷走出单元楼,隔壁邻居家的小姑娘新扎了两只羊角辫,蹦蹦跳跳着来跟他打招呼,顺便还递给这个帅气的哥哥一颗甜甜的水果糖。

周泽楷把糖含进嘴里,是记忆里酸甜的橙子味,顺着舌尖敏感的味蕾滑进喉咙。他这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地面上的小水坑里倒印出蓝天和白云,分外澄澈,空气里弥散的全是雨后清新的气味。





这是一场好雨。

他又想起还在睡着的叶修,对方安稳的睡颜乖顺的很,好像褪去了所有的戾气和防备,全无商场上精明的小狐狸模样。当然,也褪去了他初见他时的青涩。

周泽楷加快了脚步。

他又想起了叶修的话。你这哪里是漂洋过海来看我,分明是跋山涉水来说爱我。

TBC.

周泽楷B萌应援!

雀行十里:

各位各位!敲锣打鼓!


明天也就是7月11日00:00-23:00,小周要参加B萌8进4角逐,请大家pick我们颜值与实力并存的小周!


你不投,我不投,小周如何能出头!


投票攻略见下图,吃那么大甜筒,投这么靓小周!


PS:真爱票请大家观望一下战况再决定,本战全程只有一张真爱,谨慎谨慎。


电脑端:地址



手机端:打开APP操作(感谢好伙伴作图 @木昆昆 )




投票刷起来啊啊啊啊!!pick一下我们颜好技术高的楷楷!!!
因为对手比较强劲,希望大家能投真爱票的就都投真爱票了!谢谢!!

小周是去年的季军,希望今年能拿冠军呀!

生日快乐,我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