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鸭

高中党,随缘更新‖cp吃的杂,慎关

周泽楷1124生贺活动开启!

生日快乐鸭♡


包包包子铺!:




周泽楷先生,谢谢你带着治愈而向上的力量走进我们的生命里。

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待你亲手建立下一个王朝盛世。 



枪王大大,11月24日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22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 @海带啊海带 太太供图。




因开屏时间调整,


枪王的开屏将【提前至11月23日开启】,记得点开LOFTER欣赏大图哟!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周泽楷1124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长顾】结发两不离 fin.

中秋晚上,顾昀和长庚相见后,坐游船沿暗河北上一路赏玩,雁回如今成了边界的重要交通枢纽,跟几十年前穷乡僻壤的落魄样儿简直不能比。两人故地重游,把快要认不得了的雁回镇逛了个遍,还去将军坡溜了一圈,借着长袖的掩饰和昏暗的灯火十指相扣。之前跟顾昀搭话的小贩见了长庚又吆喝起来,把之前说过的话又声情并茂的重复了一遍,顾昀笑嘻嘻的站在长庚身侧,捻了几缕他的发梢在手里把玩。

大梁的皇帝陛下还真是没想到自己当年练剑的小山头还成了个求姻缘求子的好去处,当即哭笑不得的摆摆手谢了小贩的好意。等走出一段路,行至人迹稀少的暗处,顾昀一把揽过长庚的肩头,先是轻轻吹了口气,再在他耳侧闷笑道:“怎么不求求姻缘?此地可是有真龙天子之气庇护着,灵验的很。”

长庚瞥了一眼嘴角含笑的顾昀,故作神色冷淡道:“内子善妒,不喜我离旁人太近。”

顾昀:“……”

这小兔崽子!都跟谁学的!

雁回的中秋集会共有三天,今日人还是很多,顾昀对此比长庚要活跃得多,少年心性没改,就爱这几分热闹劲儿,平日里没条件,现在撒野似的玩,一抹劲装蓝衣穿梭在人群里,时不时买些吃食和小玩意,再哄孩子似的一股脑儿扔到长庚怀里,像是把他年少时没得到过的温情全补回来似的。长庚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又怕两人走散了,他本就心急火燎的奔波了一天,现在跟在顾昀后面又累心里又很甜。

顾昀最后提回来的是一只兔子灯,模样做的精致小巧,烛火被笼在里面,从外面只能看到一抹跳跃的明黄。顾昀就这样提着它,眼角的那颗红痣亮的灼眼,灯火映照下他的将军眉目间尽是温柔神色,隔着这人海朝他走来。

踏碎月的清辉和灯火的葳蕤而来的,是人间一抹绝色,和他的此生归处。除了携手百年共度春秋,再无他求。

长庚半身都影在暗处,他不由自主的想:真好啊,这样一个人,是我的。情浓时我给他留下烙印,珍重的吻过他,却还是怎么都觉得不够,依旧无法宣泄出我对他满胀的爱意,总希望在他身上奢求更多,引他说白首不相离的话,日日与我交颈而卧,春时踏青,夏日垂钓,在秋叶纷飞时打扫庭院,在熹微的冬至里一同品绿蚁新醅、在红泥火炉边静坐闲谈,这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百年后,再陪我一同长眠。

顾昀走近了,长庚这才发现他怀里还有包蜜饯,顾昀伸手取出一个抵在长庚唇上给喂了进去,再收回手,舔掉手上沾到的那点糖渍,似笑非笑的看向长庚,长眉一挑:“……怪腻人的。”

长庚心头一动,心头那点火还没来得及熄灭就重燃成了燎原之势,他拉过顾昀的手腕快步走入没人的巷子里——风吹的有些大了,沿路上把将军的那点轻笑声送入长庚的耳内。

还没走至巷子深处,长庚的两只手就紧紧的箍住顾昀劲瘦的腰身,随即就在这黑夜里精准的吻住了顾昀的唇,外面的嬉笑声还未远去,长庚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顾昀吓了一跳,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往后退,顾昀咬了咬长庚的舌尖,小小的吮吸了一口,含糊道:“就不怕别人看见?”

长庚也不答话,专心致志的啃他,直到两个人的舌尖都酥麻起来才肯放开,“我内人。”

顾昀:“……”一个晚上要讲多少遍?

顾昀刚想讲什么话来堵回去,长庚就伸手点了一下他已经被吻到嫣红的唇,意有所指道:“是太甜了,腻味。”

还没走几步路,长庚就又拉着顾昀转身,重新吻住顾昀眼角的那颗灼目的红痣,然后顺着顾昀的侧脸一路亲吻到脖颈处,拉开衣领用薄唇在上面印了朵淡淡的粉花。然后他把头埋在顾昀肩头,半晌后忽然就念了句诗:“桃之夭夭……”

顾昀失笑,这小崽子,搁这儿等着他呢。

于是他顺着长庚的话往下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怎么,陛下想嫁给臣?给臣当个一品侯夫人?”

“顾卿也所言未尝不可。又或许也可抬几只花轿,行六礼,敲锣打鼓、风风光光的迎娶我大梁安定侯入主中宫,来做朕的皇后。”

“去你的,还越说越没边了呢,”顾昀摆摆手,故意不去看小狼狗故作委屈的眼神,拉过他的衣领又补上两句,“就算要办也是在安定候府。哦对了,你穿新娘服。”

“……好。”

“不过臣家贫,这聘礼……”

“把你许给我。”

END.
搞了几个小时的短篇,标题瞎取系列,字数少得可怜,感觉什么都写不下去……
现在每天都非常累……脑壳疼。

完全随性写,写到最后的时候忽然刚想到书里的话“若是能嫁给安定侯,面子里子都全了。”
想搞一枝花,但是打不过我长庚大哥emmmmm

沉迷长顾无法自拔,顾子熹是什么惊天大可爱。今天也要为守护zxgg的音乐梦想努力鸭!

AI成精系列……仿佛心口中了一箭

物是人非和人心易变,不管在哪里都让人心寒啊。

无法对他人的喜好做出什么评判,但做人还是要有最起码的良知吧。

只好尽量做好我自己了。


【周叶】荒度余生2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街上过年的气氛已经很浓重了。八点多,周泽楷才从地铁口熙攘的人群里艰难的挤出来匆匆往回赶。他伸出手不耐烦的松了松领带,才觉得呼吸畅快起来。今晚公司有一个推不掉的应酬酒会,所以才拖的有些晚,在全是香水味和酒精味的会场上,一群老机灵鬼推杯换盏惺惺作态,聊着生意场上的合作往来。周泽楷向来不善言辞,被当做花瓶带过去充个人数,只有当需要喝酒应付的场合,他才跟在后面举杯,顺势说一两句简单的客套话。

他到小出租屋的时候叶修正抱着电脑背对着他十指如飞的打字。他好像已经敲打了很久,专注于字里行间的删删改改,忘我到灯都没有打开。白莹莹的光映在男人的脸上,使他看上去收起了懒散,眉宇间反而带了点锋利。他叼着一支烟,已经燃去了大半,烟头忽闪的橘红色在一片黑暗里极为亮眼。

周泽楷把公文包放在柜子上,放轻了脚步朝着叶修走去,从后面把叶修半抱在怀里,叶修被吓了一跳后转身敲了几下他的脑袋,周泽楷也不理,他用鼻尖蹭了蹭叶修的肩头,廉价沐浴露的清香在鼻尖萦绕,这味道可比酒会上的好闻多了,让人不知怎的忽然就有些累了。

“怎么了,别起腻。”叶修停下了手里的活,取下那半截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好笑的看着埋头在自己怀里的大金毛,揉了揉他软乎乎的头发,“工作什么时候能处理完,年前能一起回去吗?”

“……一起?”周泽楷心里一动,抬起头有点茫然的看着叶修。

“对啊,当然是一起,得陪我男朋友跨年啊。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嘛的?可不就是想把你拐回去。”叶修笑得非常理所当然。

“可是……你父母那边……”

“那边先不管,我让叶秋帮我找了套房,不大,刚刚好够两个人住,租金也还算凑合。你这边事儿忙完了回总部,我们就在先那住着吧。大体的装修在我走之前已经弄的差不多了,女孩子心比较细,剩下的细节我让沐橙拿主意去了。怎么样,感不感动?”

周泽楷没回话,他的脑中好像一下子被很多事情充斥,纷纷杂杂,又好像很空洞,他近乎魔()怔的盯着叶修不断开()合的殷()红嘴唇和略显苍白的脸色。他没听见叶修后面的话,就扑过去堵住了他的唇——当然是用他自己的。他的力度很大,像是只凶狠的小兽,怕失去什么一样,迫不及待又小心翼翼的的撕咬着。实际上,周泽楷的心都快化了,他在独属于自己的领域不停的印下亲()昵的痕迹,肆意的释放着他无处安放的爱意,和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不够,还不够,好像怎么都不够……细细啃咬过的地方变得酥()麻()红()肿,一股热流淌遍全身。小屋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两个人都好像要失去理智。

这一隅外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只有未坠落的几颗星子发出微弱的光,虫鸣渐歇。

……

分公司勉强算得上人道,终于在二十九的时候给了假。周泽楷婉拒了同事的聚会邀请,破天荒地很早回了小出租屋。

他想了想,准备步行回去,顺便去超市拿把青菜回去炒着吃。

这时候街上的人还是很多,有像他一样独自逛着的,也有一大家子人倾巢出动。周泽楷穿梭在人群里,脚步轻快无比,他忽然觉得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那点不快消失了,连影子都没剩下。

说来也奇怪,叶修没来之前,他除了每天极度想念对方之外,生活中似乎就是被繁重复杂的工作充斥包围。他性格并不容易熟络起来,这大半年以来同事们大多对他不冷不热,平时也没什么话题可聊,小出租屋对他来说可有可无,里面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只能算得上是一处歇脚之地,而他只是穿梭在其中的普通一员而已。

叶修的到来好像使这一切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使一切平凡都变得不平凡。他的工作好像有了劲头,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回家,因为他知道,那里始终都有一个人和一盏灯守着他,不管多久都会等他归家,然后随便做点什么,互相分享一天之中发生的小雀跃,两个人再相拥而眠坠入黑甜的梦乡,再等一个清晨,在日光熹微中互问早安。

没有再比这更好的了。

终于踏上了回B市的火车,这天依旧下着雨。

车窗很快就被细雨打湿,无数条蜿蜒的水流在玻璃上缓缓流淌,窗外的世界已经变得模糊起来,车站的名字已经看不清楚了。车厢里挤满了回家过年的乘客们,大大小小的包裹和行李箱让人无处下脚,孩子们的哭闹奔跑声和电话外放的声音让人头痛欲裂。泡面和快餐的味道揉合在一起,配着绿皮车厢本来就有的刺鼻味儿,说不出的怪异,令人作呕。

周泽楷一连着忙了这么些天黑眼圈还没消去呢,此时正有点发困。可是在火车上没睡好就醒会引起头疼,他只好尽量忽略这喧闹的声音,仰面靠着座椅闭目养神。

绿皮火车真实的反应了春运的悲惨状况,所有的车厢被挤得满满当当,像是沙丁鱼罐头,连干冷的空气都感觉稀薄了很多。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示意他把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周泽楷略略迟疑了一下,好在其他人也都被挤得动作奇怪,手脚都到处乱放,于是他听从了叶修的建议,稍稍歪了下头,把脑袋小心的架在叶修的肩膀上。

叶修的肩膀靠起来并不很舒服,他身上没有多少肉,骨头有点硌人。

在他们对面坐着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满口的牙齿已经掉光了,她咬着干瘪的面包冲着他们俩笑得慈祥:“你跟你弟弟感情真好。”

周泽楷感觉叶修笑了一下,叶修从胸腔里传来的细小振动巍巍颤颤蔓延至他的心口,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被什么东西抓紧,有一点说不出的酸疼。周泽楷听见叶修应和着,“是啊。”

周泽楷说不出什么话来,他只能抿了抿唇闭紧了眼睛。

夜幕降临了,窗外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车厢里的灯白花花的晃着,旅人们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映在车玻璃上疲惫不堪的脸。

安静的夜里,只能听见火车哼哧哼哧转动车轱辘的声音。列车满载着十几车厢的热切与希冀,带着一年的收获跨过山岭和河流,从南至北,把人们带回家乡。

叶修也不知怎么在夜里醒了一回,正觉得口渴,偏头准备去拿小板子上的水杯,侧边的发尾和耳朵正好凑在周泽楷脸边。周泽楷出其不意的跟过去小小的啾咪了一口,正亲在耳垂上,温暖的气流经过敏感地带,叶修被他的突袭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水泼到裤子上。

“这大半夜的还给我作妖……睡不着吗?”

“开心。”

“太傻了。”

叶修笑了一下,漏出几点亲昵的气音。他没再接着说话,斜靠在周泽楷身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又用一只手去寻周泽楷的,在衣袖的掩饰下两人十指相扣。

周泽楷的手有点凉,叶修将它扣的更紧了。

叶修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在安抚——“……睡吧。”
TBC.

大家国庆快乐啦啦啦啦~!

“喜欢……前辈!”
是企鹅周🐧和小龙叶
(小龙的确就是叶叶本叶,但企鹅是我在某宝上找了一只买回来陪叶叶的)
背景很丑不要在意ヽ(≧Д≦)ノ
写着love的红苹果是店家送的哦,超配的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占尽人间怙恩后,全数归还流落身

天然真切几分像,平添劳乱,蹉跎善良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对我而言都要第五年了,你还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吴先生,岁月不曾蒙尘,而你是温柔本身。爱你肆意张扬——所有模样。

明信片来源 @酌酌 女神,这种雨雾里的朦胧感真的太美好了!

晒一下在cpsp领到的杀破狼无料!!!(和最近丑不拉几的手写orz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领到墨水太太的……
昨晚n刷皮皮放在lof的番外,手抄了一段发现好久不写字像狗爬一样……
又开始n刷杀破狼,之前老是把注意力放在谈恋爱上了,剧情忘了个精光,现在准备一天看一章,慢慢看。
在这里强推一位阿婆主,剪出来音频的真的苏死我了!喵大坑!!随手推荐一个视频好啦→用力戳   我已经循环了将近一个月“顾子熹我喜欢你”(不得不说小甜心真实苏我

“把肝胆剖开,涂在皇城九门之外”麻麻顾子熹是什么绝世大可爱,我能不能女扮男装去玄铁营当兵

喻文州:我可去你妈个大西瓜^_^

【瓶邪‖八一七贺文】吃一次辣火锅 fin.

深冬时侯,我们几个凑到一起吃了顿火锅。

地方是苏万订的,在一家小巷子里的火锅店,里面出乎意料的人满为患,热腾腾的白气窜得很高,里面的人都吃的红光满面,个个笑得开怀。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里走,隔着厚厚的玻璃仿佛都能感受到满室的暖意。

一楼都是些普通的食客,挤在一起举杯笑闹着。服务员可能是被提前打过招呼,直接领着我们上了二楼。二楼相较于一楼就冷清了很多,四周都很安静,零零散散的几个食客们都是低声交谈,我们随意找了个地方便落了座。

落了座后我才发现蛮有意思的一点,除了我以外,满满一桌的北方人。苏万这小子提前打好了主意,来之前就点了个变态辣的汤底说要暖和身子,还说福建的冬天湿冷,这火锅正好给我闷油瓶和胖子祛祛寒。很大的一口锅里,现在正咕噜噜的冒泡,温暖热乎的白气一缕缕往上飘,连头顶上的吊灯都在视线里变得模糊起来。

小花拿着单子开始点烫菜,我们原本都坐好了,就见闷油瓶一声不吭突然拉开椅子站起来,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胖子还以为这边口味不太适合,张着嘴正准备说什么,没想到闷油瓶只是走到窗户边把窗户关严实,又重新走回来,看着我们略诧异的夸张表情,好像还有点不解的样子。

就算走了雷城那一遭,我的身体也没能完全好起来,依旧半吊子似的撑着,再加上之前费洛蒙吸食过度,我在冬天的时候尤为怕冷。

闷油瓶选择性的无视黑瞎子在我和闷油瓶之间飘忽的暗示眼神,又侧过身来,伸手帮我把扣子从最后一颗开始,一粒粒的认真扣好才重新回归发呆模式。

这下小花秀秀都停止了点菜,俩人都非常有兴趣的朝我丢眼色,就连小辈们看我们俩的眼神都不对了。

天知道我穿的这身是今年流行的一款风衣,虽然不太厚实,但帅气的一比,简直是最fashion的雨村小王子本王,是我翻了翻衣柜专门穿出来装逼的。上面的一排扣子只是摆设,装好看用的,没几个人会把他们扣起来,闷油瓶也是拿准了我不会自己听话的扣扣子,这才自己亲自动手的。

我尽可能的忽略掉一群吃瓜群众炽热的眼神想,没办法,老年人的一番好意,还是需要理解一下的。

小花非常麻溜的把菜点好,又让秀秀补了几个菜,就把菜单交给服务员了。服务员上菜的速度也很快,不一会推车上就摆满了大碟小碟的新鲜食材。

几个人都站起来,不管逮到什么就往里面下。新鲜的食材咕咚咕咚都被赶下到汤水里,慢慢的起伏着,飘起来又沉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飘起了诱人的香味。我们一大伙人在寒冷的冬日里围在一口火锅前,也不用忌讳着谁,很随意的唠起了家常。如今得九门也没剩下什么,烂摊子都被收拾的差不多,剩下的小辈们也掀不起什么来,现在道上鸡毛蒜皮的事儿跟我们的过往比起来好像也没什么说头,因为缺少了刺激而显得过于平淡了,几个人侃大山吹牛皮,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靠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走神,感觉全身上下都是暖和的。

菜很快就熟了,几个人暂时停下了瞎比比,几个加起来几百岁的大人,跟比赛似的,七八双筷子风卷残云般席卷了漂浮在汤里的食材。

我加了几块鸭血和鳕鱼片放在碗里放凉,闷油瓶这小子手快得很并且丝毫不慌,他的盘子里堆的像小山一样满满当当。

我和闷油瓶是坐在一起的,他把我们俩中间多余的杯子和碟子拿到一边,又把他的盘子放在我们中间,示意我想吃什么直接从盘子里夹,不用跟一群单身狗抢。

于是我顺手夹了两片娃娃菜。娃娃菜被煮的时间稍长,已经吸足了水分,正软趴趴的瘫在盘子里。嫩黄色的娃娃菜沾上了红艳艳的辣汁,在暖黄色灯光的渲染下更显诱人。结果我一口咬下去我就被辣的不行,又因为吃的太快,不小心被里面充足的汤汁给呛住了,咳了好几声。可我在小辈面前还是得端足了架子,只好干扒了几口白米饭去去辣。可惜米饭被汤汁浸入了一些,辛辣的味道继续发酵,丝毫不能缓解我的辣意。

我咽了口口水,还是没用,整个嗓子都是火辣辣的灼烧感,一路叫嚣着好像能烧到胃里。最后我还是不得已的冲一顿猛吃的众人打了个手势,准备起身去拿冰啤,刚走出包厢没几步,身后就有脚步声传来。

我回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闷油瓶嘛。我干脆放慢了脚步,跟他并肩往一楼的冰箱那里走。

周遭的人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热热闹闹的。在深巷里的一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快乐而真实的笑意。我和闷油瓶就穿梭在其中,偶尔还会被挤开,我回头去看他,他的眼底倒映出几盏温暖的灯火,灯火下还有一个我,以及熙攘的众生。他终于不再是张家无喜无悲的神袛,带着长白山亘古不变的寒意,而是沾上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气息。他明明没有笑,面色一如往常一样清冷,我却依旧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

我拉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几瓶冰啤,关好冰箱门转身刚准备离开就被按住了,接着,一个吻就落在我唇侧。

他亲的很迅速,在我的唇边小小的啵唧了一口就离开了,然后稍微退开了一点,以一个壁咚的姿势把我圈在他和冰箱之间,还心情很好似的摸了摸我的头发。趁我还懵着做不出什么反应,直接就抽走了我手里的冰啤,速度极快的把外面还沾着水珠的玻璃瓶换成了铁皮罐子,还是常温的。

我:……???

我最终还是屈服于在哑爸爸的威胁之下,在原地愣了一会后抱着几个铁皮罐子往楼上走。结果闷油瓶随手拉住了一个服务生,随便说了两句才回到楼上。

我刚要坐下来,结果后赶上来闷油瓶直接让我坐到对面那桌去。几个服务生动作麻利的擦了擦桌子,摆好两副碗筷,再把菜单塞进我手里,面带微笑的等我报菜名,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带停顿。

我:???真叫人摸不着脑袋.JPG.

其他吃瓜群众:hello????????

于是我和闷油瓶就坐在他们对面重新点了一个乌鸡菌类的锅底,在其他人的目瞪狗呆下点了一大堆我们俩都挺喜欢吃的菜,在等菜的过程中,我涮了涮碗筷,闷油瓶还帮我们俩倒了点橙汁,还记性很好的把放在小花他们那桌的盘子拿过来,挑了点不容易吸辣汁的给我,再自己解决剩下一部分。

真.哄小孩.神级操作。

这顿饭我们都吃的非常畅快,所有人在走出门后都打了几个大大的嗝,至于是吃撑了还是被狗粮塞饱了,谁知道呢。
END.



小花:你看张起灵!他连酒都不给你喝!管东管西的,他又不是你爸!!这么封建大家长做派吗???
吴邪:我爸不让我喝酒的时候又不会亲我……
小花、秀秀:??????
【吴家扛把子.雨村fashion小王子.收购腊排骨请私聊】已被踢出【老九门单身贵族总裁联盟】
吴邪:????

空气里弥漫着狗粮的味道hhh

♡七夕就是要写甜甜的恋爱呀♡
八一七快乐啦啦啦!!!又一年过去了!!!我还在坑里!!!【骄傲举爪爪】
吴邪我还要爱你一辈子【举喇叭嚎叫!!!!我打鸣!!!